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365bet体育游戏播报

海南海口秀英区以三套组合拳构建调解工作的“第一道防线”

2019-05-16 17:20  来源:海口日报  责任编辑:赵利丽
字号  分享至:

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坚持创新发展“枫桥经验”,不懈推进平安建设、法治建设,着力健全全区人民调解组织网络、提升人民调解工作品质,创新全社会共同参与社会治理的机制和载体,努力构建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、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新格局,积极探索“党建促和谐、民谣唱法治、乡贤化纠纷”的人民调解新模式,发挥党员先锋模范和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,充实调解力量,工作重心下移,矛盾靠前排查,纠纷一线化解,发挥人民调解工作“第一道防线”作用,实现“小事不出村居,大事不出镇街,矛盾不上交”的工作目标,为秀英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。

施茶村专职调解员王建平与镇司法 所负责人、村干部一道进村走访,排查掌握矛盾纠纷信息。(秀英区司法局供图)

党建促和谐

矛盾化解在一线

2019年3月的一天,施茶村党支部书记、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洪义乾进村了解村情民意时得知,国群村修建旅游景观道路,为将原来狭小的道路拓宽,需占用路旁一户村民的果园,施工一度受到影响。为及时化解矛盾纠纷,洪义乾找到这户村民的邻居王应甲协调,王应甲主动无偿拿出自家的地置换,促进问题妥善解决。

施茶村推行“党建+人民调解”工作路子,将人民调解纳入村党支部的工作目标和议事日程。施茶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共有1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和16名兼职人民调解员,其中中共党员14名。通过建立党建联络员调解机制,每个党建联络员包干一片区域的家庭,定期上门谈心交流,收集矛盾信息,化解纠纷。

“乡村振兴要靠产业,产业发展要有特色,要走出一条人无我有、科学发展、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。”施茶村党支部牢记2018年4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该村时的嘱托,立足火山生态资源发展特色农业、乡村旅游、庭院经济,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,石斛种植、民宿旅游、乡村生态旅游、富硒农产品互联网销售做得风生水起。“党建+产业”带动村民一起致富奔小康,为人民调解工作的顺利推进创造了有利的物质基础及和谐氛围。

“党组织牵头协调各方联动会商,党员、专职人民调解员走家入户,上网进‘群’,化解矛盾,排忧解难,发挥基层党组织主心骨的作用,使党旗在人民调解工作中高高飘扬。”市政协副主席、秀英区委书记张霁表示,秀英区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在人民调解工作中的领导作用,通过打造“党建+人民调解” 长效机制,努力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水平,促进基层和谐稳定。强化各级党组织对人民调解工作的领导,建立四级党建联络员工作机制,在区、镇、村三级的基础上,建立农户党建联络员,按照“分级负责、归口管理”的原则,每个党建联络员定期上门走访自己所负责的片区家庭,通过谈心交流,收集矛盾信息,同时宣传党建工作,确保辖区稳定。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,以身作则带动引领调解员队伍整体发展,不断提高依法化解矛盾纠纷、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能力。

秀英区还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在基层治理中的战斗堡垒作用,认真贯彻落实矛盾排查化解工作制度,以矛盾纠纷网格化管理体系为基础,组织开展全方位、拉网式的排查摸底,坚持普遍排查与重点排查、日常排查和重点敏感时期专项排查相结合,坚持做到矛盾纠纷早发现、早处置、早预防,将矛盾纠纷消除在萌芽、解决在一线、化解在基层。

民谣唱法治

创新调解方式载体

“社会家庭要和谐,邻里纠纷找人来,按情按理矛盾排……”5月9日上午,在石山镇施茶村党群活动中心广场前的一株大树下,石山山歌传唱人王如宣正在教村民唱《民间纠纷调解》民谣。

石山山歌传唱人、施茶村老人王如宣教村民唱《民间纠纷调解》民谣。(秀英区司法局供图)

传唱至今300多年的石山民谣山歌历史悠久,广为流传,贴近生活,在传承保护这一本土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,秀英区还发挥民谣潜移默化教化人的作用,“民谣唱法治”,成为推进基层治理的独特文化资源。

秀英区组织有关部门深入乡镇、农村调研、采风,鼓励民间艺人和民歌爱好者将人民调解、信访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融入民谣,创新性编写了《调解民谣》、《说信访》、《咱唱核心价值观》等歌谣,用群众听得懂、听得进的“语言”,将法治意识融入群众生活,带进群众内心。还倡导边唱边调,打造防范化解矛盾纠纷“新载体”.如今,施茶村初步形成了“家庭教育用民歌,遇事相劝用民歌,节庆搭台唱民歌”的新风尚。古老石山民谣新唱,唱响了新时代法治宣传的“好声音”.

这是秀英区不断创新人民调解工作机制方法的一个缩影。

“手机已成为群众离不开的重要通讯工具,利用一部手机足不出户就能反映矛盾纠纷,线上进行调解。”秀英区司法局局长卓桂雄介绍,秀英区以人民调解工作提挡升级为抓手,引入网络技术,推动线下调解向线上调解拓展,打造“互联网+人民调解”工作平台,实现跨时空、一站式解决矛盾纠纷,多渠道建立满足群众需要的人民调解模式,使全民共享社会治理新成果。

据介绍,秀英区建立了专职人民调解微信群,全区101名专职人民调解员、司法所工作人员、部分人民调解专家库内专家等人员均加入了该微信群,在群内进行工作交流、提供实时咨询指导等,为确保人民调解专业化、权威化提供保障。同时,依托“智慧移动调解”APP在线平台,将纠纷排查、调解、普法教育、台账管理等工作都收纳到移动通讯工具中,让各专职调解员能够通过手机实时更新调解工作进展情况,为群众提供了更好的法律服务。截至目前,全区所有专职调解员都下载并使用智慧调解手机APP,调解案件、矛盾纠纷排查、进行法律宣传等活动均已实时录入系统。

近年来,秀英区致力于构建矛盾纠纷就地就近化解的有效机制,针对矛盾纠纷主体多元、诉求多元、类型多元的新特点,秀英区调动和组织各方资源,实现调解组织从单一主体向多元主体转变,坚持“用不同的钥匙开不同的锁”,积极调动拓宽第三方参与纠纷化解渠道,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体系。目前,秀英区在全市范围内率先成立四川商会人民调委会,通过说服、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,依法解决民间纠纷。

秀英区还依托海口“12345”热线平台,推行“人民调解+12345+网格化”工作机制,坚持迅速响应、及时转派、跟踪化解着力提升对矛盾纠纷化解、收集、研判、处置等综合能力,促进人民调解提质增效。

施茶村村民通过传唱人民调解民谣,唱响新时代法治宣传的“好声音”。(秀英区司法局供图)

乡贤化纠纷

确保小事不出村

2018年6月,每逢下雨,施茶村委会美社村村民吕某家的水顺着地势流到邻居家中,为此两家人多次争吵。乡贤王建平得知后,赶去从邻里乡亲和为贵的角度多次调解劝说,最终两家和好如初。

53岁的王建平,是秀英区石山镇施茶村的一名党员,也是热心村里公益、备受村民尊崇的乡贤。多年来,村民之间一旦出现矛盾纠纷,就会打电话给他,请他主持公道。因处理矛盾纠纷较多,王建平成了远近闻名的“和事佬”.

今年3月,王建平拥有了一个新身份,经群众推荐及政府选聘,他成为施茶村的一名专职人民调解员,从此走上专职人民调解的工作岗位。

在施茶村,像乡贤王建平、施茶村党支部书记洪义乾等都加入了村乡贤说事团,成为乡贤说事的主力军。施茶村设置乡贤说事室,每周二、周五固定在施茶村调委会值班,接待有困难的群众上门说说事;调解员调解过程中,群众也可以选择自己较为信任的乡贤介入。乡贤以柴米油盐、锅碗瓢盆等居家小事为切入口,与当事双方边聊天、边说事,捋清化解一件件磕磕绊绊的小事,让小事不出村就能解决。

目前,秀英全区已实现区、镇(街)、村(居)三级调解组织机构全覆盖,全区上下共有人民调解委员会105个、专兼职人民调解员638人。

为切实提高调解队伍的整体素质,近年来,秀英区十分注重把一批懂法律、懂政策、有文化、责任心强的人员充实到调解队伍中来,特别是在全区范围内选聘专职人民调解员,村(居)调委会成员从当地有威望、具有较强化解矛盾纠纷能力,热心做人民调解工作的乡贤及“五老人员”(老党员、老干部、老教师、老知识分子、老政法干警)中选聘,确保村(居)调解工作能够深入民心,切实化解矛盾;专业性、行业性要求较强的镇级、区级专职人民调解员,通过社会公开选聘的方式,吸纳具有较高学历的专业者为调解工作人员,以提高调解队伍整体素质,从而使调解人员的年龄结构、文化结构发生了显着变化。

秀英区还充分鼓励镇街、村居德高望重又热心公益事业的新乡贤、老党员、老教师、老政法干警担任调解志愿者,涌现出像“石山镇乡贤说事团”、“施茶村乡贤工作室”等一批获得群众认可的品牌调解组织,充分调动了广大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热情,切实发挥人民调解作为基层社会工作治理“第一道防线”。

石山镇村民王传佐展示自己创作的调解纠纷山歌。 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

记者手记

秀英区通过发挥基层党组织维护和谐稳定的堡垒作用,用法治思维和创新举措等,坚持多元化解、源头预防化解矛盾纠纷的工作方法,推动网格化延伸工作,打通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的最后一公里,构建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、覆盖全区的矛盾纠纷排查调处网络,切实发挥了各级人民调解组织的职能作用,依法保障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,将矛盾纠纷消除在萌芽、解决在一线、化解在基层。

秀英区人民调解工作的创新实践证明,人民调解工作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跟上时代步伐,转变工作方法,创新机制制度,拓宽工作领域,使新时期的人民调解工作充满生机和活力,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群众的需求。

法治三分钟|被性侵怀孕也不能堕胎 美国法案遭 ...

每天3分钟,速览全国法治新闻。

给官员和行长送了658万余元 广西灌阳县公安局 ...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!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这名原高校副校长受贿获刑 妻子与其一起腐化堕落

“我错把组织赋予的权力当作是个人的能力,错把利益关系当成是朋友关系,错把职务上的影响力当成是个人人格魅力。”